三千凡尘

唯愿此生,无爱无恨,无痴无恋。

不露声色 39

第三十九章

女子的手柔软而又馨香,带着些许的热度,但又与一般的富家小姐不甚相同,没有那么细腻绵软,却指细骨长,纤细灵动。

罗浮生低头看着那釉白的皮肤之上淡淡泛着的微红,不禁眉头微微皱起。连带的语气也低了一度,带了些怒气,“这就是你说的照顾好自己么?”

“啊?”段天婴背着莫名的语气问得一愣,眼神却不由得顺着他的眼神看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划了道口子,便顺势抬了起来道,“你说这个啊?”

应该是早前与段天赐争吵之时被他摔碎的酒瓶划到的。

“我不小心弄得,不是什么大事,无需担心。”段天婴笑着安慰道。

罗浮生低头不语,只是看着那抹鲜红的痕迹紧蹙着眉头。

良久之后,罗浮生才低哑着嗓子道,“天婴,我......可能找到你的家人了。”

“......你说什么?”段天婴仿佛被惊雷劈中一般静默了好一会,就连呼吸都稍稍慢了几分,好一会子才回过神来,抓着罗浮生的衣袖声音不住地抖,“你......你再说一遍。”

“......”罗浮生方才发觉自己已是将话说出了口,不觉有些懊恼,林家现在的形势比之洪家怕是强不到哪里去,自己这番鲁莽,会不会害了天婴......

犹豫间又复看到段天婴手上的伤口以及她疲惫不佳的气色,不觉自嘲道——

害了天婴?她现在这样的境遇,可还有更糟的余地吗?

罗浮生想到此处心中不觉有些释然,微笑与段天婴道,“我说......我找到了你的家人了。”

“顺着你的项链找到的线索,当时你......与他走的匆忙,就忘了拿,之后......就一直在我的手里,我叫人去查了查,最近才有的消息,不过也没完全定,今天来是主要想问问你的意思......”罗浮生说着顿了顿,又道,“天婴......”

“......他们在哪?在上海滩吗?刚才说的是家人,那就是说我还有兄弟姐妹了?”段天婴高兴的绞着手指,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我的爹娘呢?他们还活着吗?身体可还好?”

段天婴说着伸手握住了罗浮生的肩膀,一时兴奋间力气大了些,正巧压在罗浮生肩背处的棍伤上,压的罗浮生脸色一白,却又咬着牙将那声闷哼咽回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段天婴收回了手,皱着眉头看着他瞬间苍白下去的脸。眼底泛着淡淡的担忧。

“你别急,明天最迟后天,我带他来见你。”白日里的那个小小的药(和)片终是没有了效力,罗浮生哑着嗓子低头说着,额间的冷汗隐在黑暗里,无人察觉。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及其轻的吸了口气,轻笑着借力倚在树旁,满脸的调笑,言语间满是吊儿郎当的不正经道,“放心吧,跑不了的。”说话间,罗浮生转过了脸,在段天婴看不见的角度里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汗湿的额头。

疼痛自胸前背后的伤处传来,慢慢延伸至全身,一点一点,像是蜘蛛织的网,绵绵密密的将他包裹了起来,从头至脚,不露分毫空隙。

除了疼痛还是疼痛,不仅如此,还连带着勾起了这几日已经消散不少的眩晕。

罗浮生皱着眉头咬牙强忍,心里不住的暗骂着身体的不争气。早知道如此,早前就该就多吃上一片,罗浮生迷迷糊糊的想着。

可想归想,那东西是进口的紧俏货,与以前汤剂药可是不同,分量小,效力大,一时应急可以,若是常用......怕是要上(和)瘾。

罗浮生暗自叹了一声麻烦,而后又随手抹了一把脸,转过头与段天婴道,“那什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啊......”

说着转头就要走,但步子还没迈开就被人拎住了手腕,罗浮生惊疑不定的转过头,却见段天婴一双眼睛直直的望了过来,许是刚刚哭完,眼泪还未擦净,带着些许的水光,看得他心头有些发软。

“怎么了?”罗浮生轻咳了两声,将嗓子眼里的那股子铁锈味压了下去,又复轻笑道,“怕我诓你啊?”

“罗浮生。”段天婴直径的忽略了罗浮生话里的调笑,整个人素着一张脸,言语间竟有些气恼,“你是不是受伤了?”

“啊?”罗浮生被这话问得一阵心虚,几乎是瞬间就挺直了脊背,用力笑了两声,道,“说什么呢,我就是这几天多喝了几杯酒,还没醒过神来。”

“......”笑嘻嘻的回答并没有让段天婴放心,反而让她眉间皱的越发的厉害,她看着罗浮生满是虚汗的额头与脖颈,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抬手按在他的肩头,僵硬的身形带着不自觉的颤抖通过掌心传了过来,段天婴抬眼看着罗浮生,轻叹道,“走罢,我送你回你的院子。”

“......”

这下,倒是换罗浮生愣了。

所幸罗浮生的小院离此不远,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碰上了前来寻罗浮生的罗诚,几人走了个对脸,不觉都是一愣。

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罗浮生轻咳了两嗓子这才打破了静默。

“看什么看,还不搭把手?”罗浮生的一句话将罗诚后退的脚狠狠定死在原地。

罗诚暗自叹了口气,看了眼面色坦荡的罗浮生,心里不觉有些气闷——

这时候叫他作甚?罗诚微微摇了摇头,而后瞥了一眼罗浮生,心里不自觉的感叹了句榆木脑袋。

但感叹归感叹,人还是要扶的,毕竟段天婴一个姑娘家,力有不逮,再者罗浮生那一身的新伤旧疾,实在是不能再添伤痕了。

罗诚如此想着便把人扶进了院子。

小院不大,也没几间屋子,主屋正对着院门,是个小小的二层小楼,一层勉强算是厅,二楼才是居所。

罗诚半架着人上了楼,手下的布料被冷汗浸了个透,摸在手里湿(和)哒哒的,罗诚偏头看了看那人的脸色,不由得眉心一皱。

早上回美高美时虽也是苍白的,但也不是这般白茹绢帛毫无血色。

好容易养回来的半分人气现下可真是全都还回去了,罗诚想着便是一声长叹,但手里却更是小心了些。

好容易安顿好了罗浮生,罗诚这才想起段天婴来,于是乎赶忙下去找人,可楼下就这么点地方,罗诚左顾右盼也没见着人影,不觉内心凉了一凉,心道——

完了完了,好容易天时地利人和聚在,怎么就飞了。

罗诚气得一拍脑门,正暗自惋惜的时候却见段天婴从院子间右手边的小厨房走了出来,手里还端了盆水。

“......”罗诚自是惊异于段天婴对这院子的熟悉度,但还没来得及问,便被段天婴一句话堵了回去——

“水已经烧好了,你给他擦一擦,纱布在他床头的柜子里,你帮他换一下吧。”段天婴说完便转身要走,罗诚赶忙拦住,道,“段小姐是怎么知道二当家的身上有伤的?”

“我既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段天婴说着望了眼二楼的方向,“我与......许家少爷的事,他瞒着洪老爷子偷偷的做了,不论成与不成,洪老爷子都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况且在那之后我有找过他,你却拦了不让见,今日他来又是那样一副脸色,若是没事才是意外吧。”段天婴说着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般道,“逞强的傻子......”

“我想......段小姐应该是明白的吧?”罗诚看着有些疑惑段天婴微笑着补完了下句,“我是说,二当家的心思。”

end

来了,老妈子罗诚,在线说媒~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