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凡尘

唯愿此生,无爱无恨,无痴无恋。

不露声色 36

第三十六章

夏日雨多,尤其是这上海滩,烦闷而又湿热,足足持续了半个多月,幸好昨夜一场大雨,淋淋漓漓的算是散了大半的暑气。

雨后天高,晴空万里。

美高美门前,罗诚皱着眉头从车上下来,带着一脸的不情愿,手里却还是小心翼翼的扶着罗浮生,生怕磕了碰了,就连走路都要比往常慢上三分。

罗浮生自是没顾忌的,见罗诚走的这样慢便直接将人一把推开,大步流星的往里走,只留得罗诚一个人在后面看得胆战心惊。

“哥,你可慢着点吧,全叔都说了不让动的,您这非要过来已经就......”余下的话罗诚在罗浮生斜着眼睛瞪过来的目光中吞进了肚子里,而后皱着张脸,苦口婆心道,“哥,我就不明白了,这美高美也没什么事,您说您这么急着回来干嘛呀?这才刚醒没多久,再休养几天多好啊......”

罗浮生自是不会理会他这般碎碎念的,但也没有打断,只任由他说着,一耳进一耳出罢了。

就这样到了房间,罗浮生抬脚将门合上后,瘫坐在沙发里,看了眼在一旁忙着放东西的罗诚,眉头不由得皱了皱,道,“这些日子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罗诚正收着东西,突如其来的疑问让他一时之间没回过神来,愣在那里呆了好一会,才在罗浮生越发锐利的目光中想起来方才所问到底为何。

罗浮生问的是在他昏迷之前非要握在手里的那条项链的来历。

一开始,罗诚还纳闷呢,一个项链罢了,哪里还有什么来历啊,但仔细一查却发现,这条项链并不简单。

虽然看着不算贵重,但罗诚查了上海滩大大小小的首饰行,就连黑市和鬼(和)市都查了,但却未见过和这条项链一样的,这就证明,这条项链不是在市面上买的,而是定做的。

既是如此便就好查了不少,项链的款式新鲜,做工也好,能做得出这种样子的金店整个上海滩也没有多少,罗诚拿着链子一家一家的找,终是问出来了这条项链的来历。

原来,这条项链还真不是个孤品。

做项链的是城西老万家的金铺,老万原名万锦城,从小学的就是炼金缠银的手艺,大了之后开了自己的铺子做起了生意,手艺不错,接的大多都是官家或是商家的买卖,品量不多,但个个都是说得出口的好东西,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

除了这条项链,不对,应该说,是这对项链。

项链是一位夫人定做的,说是留给自己的一双儿女的,不必太过奢华,但样子要好,做工要精致。老万看来人不俗,便也是极为上心的,前前后后拿了好几款样子那位夫人都不满意,最后还是老万自己亲手做了一款新得样图这才让人点了头。

“这东西有些子年头了,但由于做的时候有点曲折所以老万才依稀有点印象的,不然根本查不出来......”罗诚说着将项链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

“那老万可还记得这做项链的人的名字和身份?”

“我问过了,老万说是一位很有气质的夫人,看着有点眼熟,但时隔太久,具体的他也记不清了。”

罗浮生靠坐在沙发里一边听着罗诚的话一边不住地摩挲着手中的链子,项链冰冰凉凉的,罗浮生低头看着心里止不住的疑惑着......

难道,真的只是巧合么?

梦境里的那个女孩子也有一条项链,而且恰巧也是一对的。老万口中的那个很有气质又有些眼熟的夫人,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林道山的夫人夏安妮当年是一位影星,自然是耳熟能详人人知晓的。还有,之前许星媛也曾和他提过这条项链眼熟,是错觉么,他也隐约觉得,这条项链他曾经见过......

繁杂的思绪在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中慢慢消散,罗浮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坐起了身,看着一旁收拾东西的罗诚,罗浮生不禁微微提气压住了喉间的那一点嘶哑,道,“这些日子......可有人来问过我的行踪?”

“林家少爷来过几次,让我给含糊过去了,再有......”罗诚说着顿了一顿,脸上有些不大高兴道,“段小姐也来问过一次。”

“天婴?”罗浮生闻言有些怔楞,思索间扶着扶手慢慢起了身,单手虚虚按在胸前,神色晦暗不明......

这个时间段她为何会来?是来找他,还是......

“可是天婴那里出了什么事?我记得我之前叫你多多留意天婴那边的。”罗浮生说着便要往外走,罗诚眼疾手快拦了下来,整个人气得差点笑出来,“不用,不用,没事,我都去看过了,什么事也没有。”

罗诚说着扶着罗浮生往里间走,一边走一边说着,“在哥你昏着的时候我带着兄弟们去过一次,正巧赶上隆福戏院的老板前去为难段小姐所在的戏班子,我气不过说了两句,那老板看我说话心里也就明白了,也就没再为难他们。”

“就这些?”罗浮生顺着罗诚的力道慢慢坐了下来,一番折腾之后,额角已是一层薄汗,罗浮生却连擦都没擦,抬头不确定道,“没别的了?你不是在匡我吧?”

“没有了,就这些。”罗诚一脸无奈的答了,罗浮生听后不觉有些疑惑——

“那天婴来干嘛呢?”

还能来干嘛,自然是来看你啊......

罗诚略略摇了摇头,又是无奈又是头疼,他们这位二当家在某些时候总是迟钝的让人没脾气。

但此刻,罗诚却并不想点破这一层窗户纸。

他抬头看了看一旁面色苍白额角带汗的罗浮生又想到了几日之前段天婴犹犹豫豫的语气......算了,还是不要多说什么了,没得又是一场空欢喜。

正在罗诚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得罗浮生捂着胸口咳了起来,罗诚眉头一皱,道,“哥没事吧,是不是胸前的伤口裂开了?”

“没有......”罗浮生说着勉强止住了咳,伸手抚在胸前长长的舒了口气,而后借力站起了身,对罗诚道,“你帮我跑一趟林公馆,我有事找林大哥。”

“啊?现在?”罗诚说着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可是......”

“别废话,快点去。”罗浮生说着便要动手却不小心扯到了身上未愈的伤处,脸色又是一白,罗诚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的,阻止未果只得连连应了,连跑带颠的出去找人了。

罗浮生看着罗诚消失在门外的背影不由得重重舒了口气,而后按着胸前的伤从床头的抽屉里掏出一的小小的玻璃瓶子,犹豫再三还是从里面拿出了一片白色的药片,仰头服下。

而此时的另一边

“哥,醒醒。”段天婴推了推醉倒在桌上人事不知的段天赐,后者并没有理会她,只是转了转脑袋挡住了门外照进来光,而后呼呼大睡。

段天婴蹙着眉头直起身,看着屋子里零零散散的酒瓶,不由得叹了口气,又道,“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眼下......我们还得一起撑过这个难关不是么?”

“爹走了,可我们还要把这个戏班撑起来不是吗?隆福戏院的老板也来催过几次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场唱戏,我让他缓了缓,昨天有师兄来问......我看他那个样子,怕是去意已定,便就私自做了主给了他钱让他离开了......”段天婴说着看向了段天赐,她知道他没睡,也知道他现在并不想见她,她又何尝不是呢?可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她总是要问过他的意思才行。

“哥,你不能再这样了,现在整个戏班都等着你拿主意呢!”段天婴皱着眉头看着段天赐的背影,言语间多了一抹沉痛,“爹要是在的话必定不会想要看到你这般样子的......”

“......你还有脸和我提爹?”

end

你们心心念念的生哥来啦!

评论(4)

热度(18)